椰汁味淡,與想象中的味道有些不同II韓齊與詩

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20-11-14 14:23:03


云深處

楊雄


過故人家,喝啤酒,吃黃燜雞米飯

楓林有酒醉的跡象,路邊停車,星星尚未出來。

抽象到一片孤城,城門閉與不閉,又有什么區別

總之是夜幕落下,大雪封山

你若有不便行程,我便有跋涉而來的理由



時光

李光明


最怕一片瓦長出檐頭

最怕對面坐下的人,咽不下你倒的酒

最怕路過小時候住過的老房子

我抓緊了樓梯扶手抓緊門把

抓緊方向盤

抓緊一束光線一秒時光

但隨便一陣風,都可以把我朝暮年

吹過去一點

但女兒是幸福的。抄寫著有答案的作業

有時候拉著我的手,走過大街

有時候聲音清脆,大聲和最愛她的人

頂嘴。或者,轉身關上房門



邀請函

劉年


明日最好,溪谷櫻花盛極

雖僅一樹,但姿態絕美


七日亦可,可賞花落

切莫再遲,櫻花落盡,吾將遠行



行李箱

雪 克


老林給即將上大學的女兒

買了一只紅色行李箱

他沒說什么

只在里面塞了一張紙條——

不要懷疑老爸的審美

好歹,我也是中學的美術老師

色彩鮮艷點

視力衰退的爸媽

才能在人群中認出你

才能遠遠地,看你走在路上



年關(二)

亙亙


大年三十,吃過年夜飯

她提著香蠟紙燭,走向南山的墳場


有五個兒女的鄧婆婆

做了十年的孤寡老人


點燃香蠟紙燭

她跪了下來


積雪開始融化,草木有抬頭之勢

丈夫墳前的苦竹林,沙沙地響了幾聲



南進佛

邵彥山


燈火通明的夜晚,你卻看不清

我清瘦的容顏,以為流星路過河邊?

我總把我們拆遷過的那些日子

守成風雨交加的夜晚

我要睡了,我又無法睡去

我輾轉。我總是教著學生寫漢字

讓秀才撰白話文。在模棱兩可的世界里

我依然守著你曾經張望過的窗戶

而今,安放一尊自己的塑像,供自己跪拜



擦拭

波蘭


我在輕輕地擦拭

準備花一上午的時間

這些陪伴我多年的家什

我愧疚已經很久沒有這么用心

我承認之前

更多的是邊做邊想與擦拭無關的事

你總是用舒適的雙臂接納我

而那些無關的

總攪得我心緒不安



我用小劑量的疼痛撫摸去年的憂傷

張守剛


順著風的腳步奔跑

黃葉把自己的紋路撇開

不讓人看見

這場風吹了好久

不愿意停止

它不懂得我小劑量的疼痛


疼痛有些模糊

從昨天后半夜開始

和中年的隱秘毫無二致

這小小的痛

在背心發作

沒有前奏

反過手去撫摸

骨骼酸澀

悄悄傾吐去年的憂傷



是不是

澡雪


我常常在夜晚穿過一條小路,兩旁荊棘叢生

和高過荊棘的樟樹 與楓樹

前面是大山深處,后面不知尾隨我的會是誰

我想知道,還有什么比黑更恐怖的危險

它什么時候會出現在我的生命中

是不是我們遍體鱗傷,就無路可走

是不是無路可走,我們注定就會碰得頭破血流 鼻青眼腫



突然

韓齊


南方天熱,多帶單衣

路上穿休閑裝,備常用藥

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啰嗦與鎖碎

她拉著行李箱出門

對已知與未知的事物都有稍微的不安


我斟一杯酒

翻看她剛發來的微信:

嘗到的第一種水果是椰子,

椰汁味淡,與想象中的味道有些不同。

我嘬一口酒,入口有辛辣之味

微信:hanqi201710


發表
成年免费三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