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97xdb"></sub>

            <form id="97xdb"></form>

                  野營時,女人都是怎么換洗貼.身.衣物的?

                  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21-01-25 10:06:39

                  強烈的饑渴感迫使我睜開眼睛,緊接著映入我眼簾的是金黃的沙灘,和無邊無際的海水。

                  我深吸一口氣站起來,嘴唇因為干燥黏在一塊,張嘴都有點疼。

                  對于之前的遭遇,我現在依舊歷歷在目……

                  我乘坐的公主號郵輪和美國的一艘集裝箱船碰撞,強大的慣性使厚鐵皮做的巨無霸,像紙糊的一樣脆弱。

                  十分鐘都沒要,兩艘船全部沉入大海。

                  混亂中我搶到一個救生圈,跳進海里。

                  接下來在海上飄了多久我就不知道了,現在剛有意識。

                  這會兒我非常渴,嗓子眼仿佛都能冒煙。

                  致命的是,周圍溫度特別高,熾熱的太陽正在烘烤沙子,一股股熱浪侵襲著我的身體。

                  我晃晃腦袋,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

                  而后我環顧四周,發現不遠處的沙灘上躺著一個人,于是我緩緩走過去。

                  這是一個女人,身材非常的曼妙,穿著海乘制服。

                  我把她的身體翻過來,看到了她的臉,十分的漂亮,五官精致到無可挑剔。

                  最讓人挪不開目光的是她身前呼之欲出的飽滿,大的都快把制服沖破了。

                  我記得她,郵輪上的乘務員,之所以對她印象深刻,是因為她很美,胸.很大。

                  我特別激動,沒想到她也被海水帶到這里了。

                  此刻看著眼前凹凸有致的玉體,我忍不住做出吞咽的動作。

                  這時候,大胸妹突然醒了,看到我后立即往后挪了挪身體。

                  她警惕的說道:“你要對我做什么?”

                  我頓時尷尬萬分,說道:“別誤會,我剛睜開眼,看到這有人,就走過來了。”

                  說話的時候,我總是有意無意的看向大胸妹的資本。

                  說實話,我也不想這樣,可她的胸器太突出了。

                  偷看是雄性的本能,我也控制不住自己。

                  大胸妹自然察覺到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起身就要走。

                  可這時海邊傳來一道求救聲,大胸妹聽到后匆忙跑了過去。

                  我抬頭一看,原來連著大海的沙灘邊緣,有一輛被海浪打翻了的救生艇。

                  下面肯定還壓著一個人,因為聲音就是從那里面傳出來的。

                  我趕緊過去,發現救生艇外面露出兩條腿,腿主人的上半截身體被困在救生艇內。

                  里面的人是妹子,應該聽到了我和大胸妹的腳步聲,激動的喊道:“救命啊,快救救我!”

                  大胸妹半蹲在地上,試圖跟她溝通,“這位女士,你別急,我馬上救你出來。”

                  隨即大胸妹試圖把救生艇掀起來,不過這個救生艇雖然小,但也有百十來斤。

                  她胸大但力氣有限,臉都因為用力憋紅了,可救生艇卻紋絲不動。

                  大胸妹不得不放棄,把目光投向我,這會兒我正瞄著她的身前。

                  此刻她蹲在地上,我站著,居高臨下,把她的白花花看的非常透徹,心里癢癢的。

                  我感覺自己的心跳都加快了,砰砰砰似乎下一刻都能從嗓子眼蹦出來。

                  大胸妹看到這一幕,顯然非常生氣,不滿的說道:“先生,我在救人,你過來幫幫忙行嗎?”

                  “當然可以。”

                  我點點頭,走過去彎下腰,雙手摳住救生艇的船體,使勁兒往上抬。

                  這玩意兒還挺重,一下子我沒掀開,咬咬牙一使勁兒,才把它弄翻過去。

                  緊接著我才知道,原來救生艇下面,不止一個人。

                  那對大腿的主人,和求救的妹子,不是同一個。

                  現在,大腿的主人早就死了,應該是在救生艇被海浪打翻的時候砸死的,四周的沙子都被鮮血染紅了。

                  “謝謝你們救了我,謝謝,我受夠了,過去的十幾個小時里,他的眼睛一直瞪著我,每一分每一秒對我來說都無比痛苦。”

                  活著的妹子身穿校服,留著那種內扣樣式的短發。

                  絕處逢生之后,她內心崩潰了,抱著大胸妹痛哭。

                  大胸妹安慰她說:“不要怕,都過去了,現在沒事了。”

                  這邊剛弄好,遠處海里又有人喊救命。

                  我下意識的看過去,遠遠的只能看到海面上飄著一個救生圈,有人在沖岸邊招手。

                  我還沒來得及有所反應,大胸妹就沖過去,要去救人。

                  我趕緊拉住她,焦急的說:“你瘋了,從這游過去最少得有三四百米,海浪又大,會出人命的。”

                  大胸妹甩開我的手,厭惡的看了我一眼,隨即說道:“我是海乘,這是我的職責,用不著你管。”

                  “怎么不用我管了,還是我幫你吧。”我咬咬牙說。

                  “算了吧,你別色瞇瞇的看著我,我就感恩戴德……你……”

                  大胸妹本來還要諷刺我,不過看到我跳進海里,她就驚訝的捂住嘴不吱聲了。

                  我游泳技術還算不錯,沒過多久,就把人從海里拉了回來。

                  說來也巧,這也是個妹子,而且還是美女,面容白皙,鼻梁高挺。

                  不過這妹子一看就知道不是正經人,算得上小太妹。

                  因為她濃妝艷抹,帶著長長的假睫毛,耳環大的摘下來都能當手鐲了。

                  “你怎么救人的,那么慢,我差點被淹死了你知不知道。”小太妹剛上岸,就開始指責我。

                  我不爽了,回應說:“這我還真不知道,不然就再慢點了。”

                  “你什么意思,不想活了是不是,知道我干爹是誰嗎?”小太妹瞪著眼威脅我。

                  旁邊的大胸妹看不下去了,站出來說:“小妹妹,他剛剛救了你……”

                  小太妹看向大胸妹,第一眼注意到她的飽滿,眼中充滿了嫉妒,打斷道:“你閉嘴,誰小啊,你大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不知道填了多少硅膠。”

                  “你這人怎么這樣啊,那個哥哥好心把你從海里救回來,這個姐姐也沒得罪你,說話有必要這么沖嗎。”短發學生妹的情緒恢復了不少,忿忿不平的說道。

                  小太妹掃了一眼學生妹的校服,挑眉道:“力斯頓高中?你高幾?”

                  學生妹有點害怕了,縮了縮腦袋道:“開學高三了。”

                  “也就是高二嘍,你們年級的老大,見到我連大氣都不敢喘,你哪來的膽子跟我唱反調?”

                  小太妹走過來,啪的一巴掌甩在學生妹臉上,冷聲道:“這巴掌讓你漲漲記性!”

                  學生妹捂著臉,眼睛里噙滿了淚水,看起來非常的委屈。

                  大胸妹過去推開小太妹,“你憑什么打人。”

                  小太妹蠻橫道:“打她怎么了,別惹我,不然連你一起打。”

                  “你要打誰啊,小妹妹,你再這樣說話,我就不管你了!”大胸妹氣的花枝亂顫。

                  “還說我小!”

                  小太妹急眼了,我看了一下,她胸前平平的,我想她應該對“小”很敏感,所以氣的不輕,抬手就要打人。

                  我就站在她后面,看她有打人的意思,就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說道:“妹妹,你太囂張了吧,大家剛剛撿回一條命,都好好的不行嗎,你瞎折騰什么。”

                  小太妹回頭冷冷的瞪著我,憤怒道:“放手,不然我叫干爹殺你全家!”

                  我頓時不樂意了,用力一拉,她就被我拽倒了。

                  緊接著我走過去,想給她點顏色看看,不過大胸妹卻攔住我,看向小太妹淡淡的說道:“你走吧,我們不歡迎你。”

                  小太妹憤怒的看了我幾眼,起身就走進了沙灘后面的樹林。

                  “剛才謝謝你。”小太妹走后,大胸妹望著我說。

                  這會兒我能感覺出來,她對我的看法明顯有所改觀,最起碼不討厭我了。

                  我興奮不已,剛要跟大胸妹聊聊天,可這時,忽然有三個人從北邊走了過來……

                  這三個人里,有一個男人,兩個女人。

                  男人身材不高,一米六五左右。

                  他看上去四十多歲了,身上穿著軍綠色的馬甲,沒有什么太突出的地方。

                  不過那兩個女人就不同了,個頂個的漂亮,一眼看過去,我眼睛都直了。

                  先說左邊的高挑美女,穿著白色的雪紡長裙,盡管遭難過后有點頹廢,但是高貴的氣質還是有的,依舊美得動人心魄。

                  至于右邊的美女,她的樣貌并不比高挑美女差。

                  但是穿著打扮妖里妖氣,紅色的低胸裝露出大半個雪白,我太喜歡這個類型。

                  可是不得不說,她特別的誘人。

                  我看她從那邊走過來,豐滿的臀部扭來扭去,腦子里就情不自禁的想入非非。

                  “張船長,你沒事啊,太好了。”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大胸妹看清楚走過來的三個人,欣喜的說道。

                  那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耷拉著臉,情緒不高,只是點點頭。

                  我看向那個男人,他就是大胸妹口中的張船長。

                  大胸妹見他黑著臉,就問:“怎么了張船長,我們好不容易活下來,應該高興才對。”

                  張船長嘆了一口氣說:“你想簡單了,我們遇到大麻煩了。”

                  “剛才我在周圍走了一圈,這座島上沒有絲毫人類活動的跡象,四周就是茫茫大海,我們被困在這里出不去,沒有食物沒有水,會死人的!”張船長說著說著,就急得咬牙切齒。

                  我也沮喪不已,我還看到旁邊的學生妹眼圈一紅,淚水在里面打轉。

                  被困荒島,這對誰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打擊,不過當我的目光落到大胸妹身上時,發現她并沒有多恐慌,反而安慰說:“大家別著急,這里有海有樹林,我們餓不死也渴不死,安心等待救援就好,現在科技那么發達,他們很快就會找到這里的。”

                  大胸妹的話起到了作用,我看到大家的臉色好看了一點。

                  我們要活著,就必須堅強,挺住!

                  很快,大家都冷靜下來,對活下去充滿了渴望。

                  我們里有四個女人,兩個男人。

                  我塊頭比張船長大,但是他比我更有威望,所以大家都聽他的。

                  我們都在海上飄了好久,現在非常缺水,所以接下來首先要解決的,就是水源。

                  張船長提議,把海水煮沸騰,弄蒸餾水喝,這是目前唯一獲取淡水的辦法。

                  打定主意,我們決定先去樹林,這里也太熱了。

                  不過在這之前,我把海邊的救生艇翻了過來。

                  在里面的工具箱里,我找到了一片鐵皮,還有一把鋒利的匕首,其他的都是一些螺絲帽,螺絲刀,還有修理救生艇的小零件。

                  這些東西都沒用,我就沒拿。

                  隨即我們走進樹林,這里雜草橫生,那種生長在熱帶的小蟲隨處可見。

                  我們費了一番功夫,才弄出了一個五十多平方的空地。

                  我擦擦額頭上的汗說道:“我這里有一個鐵皮,可以做成容器,現在就差火源了。”

                  “嗯,好,你留下來做,我們可以鉆木取火,我去弄木柴。”

                  張船長說道:“你們誰跟我一起?”

                  高挑美女和那個很妖嬈的美女紛紛舉手,兩個人都要去。

                  大胸妹看了我一眼,神色中充滿了警惕,然后說:“我也去。”

                  “米蘭,你跟我們一起去吧。”大胸妹望向旁邊的學生妹。

                  學生妹就是米蘭,她搖搖頭說:“馨予姐,你們人夠多的了,我留下來陪東哥吧。”

                  說著,米蘭的眼睛朝我看過來,笑道:“東哥,我能留下來幫你嗎?”

                  我笑了笑道:“當然。”

                  米蘭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拒絕了大胸妹。

                  大胸妹不甘心,拉著米蘭的手走遠一點,然后跟她嘀嘀咕咕的說話。

                  我沒聽清大胸妹在說什么,但是我能猜到,肯定是讓米蘭提防我。

                  因為之前我總是盯著她看,應該被她打上了色狼的標簽。

                  我果然沒猜錯,大胸妹就是不看好我,臨走前還對我說:“劉東,你最好規矩點,別做什么出格的事,我們很快就回來。”

                  她這樣看我,我能怎么辦?我也很無奈啊。

                  聽過大胸妹的悄悄話后,米蘭對我也沒有什么好看法了。

                  雖然她沒有跟張船長一起去弄木柴,但也坐的遠遠的,不跟我說話。

                  我暗自苦笑,也沒好說什么,低下頭做自己的活兒。

                  鐵皮很薄,可塑性特別強,我先用匕首把它割成兩半,然后弄成了兩個直徑二十多厘米的鐵盆。

                  我是砸的,把中間砸凹下去,這樣就沒有縫隙了,不會漏水。

                  弄好容器后,我跟米蘭在原地等了很久,也不見張船長他們回來。

                  又過了好長時間,太陽都下山了,樹林有點昏暗,但依舊看不到他們的身影。

                  島上的夜晚,非常的冷,我和米蘭都穿著夏天的衣服,自然不好受。

                  我凍的雞皮疙瘩都出來了,米蘭則蜷縮著身體,不停的發抖。

                  “我們去找他們吧,走走路還能暖和點。”我提議,

                  米蘭有點猶豫,但最終點點頭。

                  樹林的雜草真的很茂盛,他們走過的地方都會留下痕跡。

                  我跟米蘭一起,沿著他們走的方向,一直往前走。

                  大約走了一個多小時,我忽然看到一片椰子樹,借著月光我能清楚的發現,上面結滿了椰子。

                  我頓時欣喜若狂,米蘭也高興的兩眼放光。

                  地上掉了好多椰子,我沒多想走過去就要撿,米蘭跟我后面。

                  可我剛彎下腰,就看到高挑美女和妖嬈妹子,背靠背坐在椰子樹斜對著的地方。

                  我過去后,竟然發現這兩人的手被綁著,眼神里充滿了絕望。

                  我瞬間意識到大事不好,焦急的問道:“誰綁的你們,王馨予和張船長呢?”

                  妖嬈妹子看到我,頓時驚喜萬分,緊接著哭腔說:“是你!快救救我們,張船長他就是個混蛋!”

                  我剛給他們松綁,就聽到西南方向傳來大胸妹哭喊的聲音。

                  我擔心大胸妹,沒來得及多想,就快速跑過去。

                  隨即我看到,張船長趴.在大胸妹身上,想要對大胸妹做那事。

                  不過大胸妹拼了命的掙扎,張船長的塊頭又小,所以還沒有成功。

                  但是大胸妹快沒力氣了,眼看著張船長的頭,都要埋進大胸妹衣服里了……

                  看到這一幕,我頓時氣壞了,心里陡然涌出一股怒火。

                  隨即我三步并兩步走上前,一把抓住張船長的衣服,他回過頭,我就一拳砸他臉上,憤怒道:“畜生!”

                  張船長沒有準備,這拳直接把他砸的人仰馬翻的。

                  緊接著我把大胸妹拉起來,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

                  大胸妹眼睛里閃爍著淚花,攏了攏自己的制度,搖搖頭說:“沒事。”

                  我來的比較及時,但是大胸妹身上還是被張船長弄出了幾道紅印,脖子上還有血絲。

                  可比起外傷,大胸妹受到的心靈創傷更嚴重,這會兒兩只眼睛里充滿了恐慌。

                  我能看出來,她現在非常的害怕,沒有之前的神采了。

                  “虧大家這么信任你,沒想到你居然能干出這種事!”

                  我怒不可遏,揪著張船長的衣領,又給了他一拳。

                  張船長陰沉著臉說:“小子,不要多管閑事!”

                  “這個閑事我今天管定了!”

                  我上去一腳踹在張船長的小腹,噔噔噔他瞬間后退好幾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在學校的時候,我經常打籃球,肌肉沒有多明顯,但也是有的,身材瘦小的張船長,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我剛把張船長踹倒,米蘭、妖嬈妹子、還有高挑美女就出現了。

                  “小帥哥,打的好,這種人渣,就該好好收拾!”妖嬈妹子興奮的喊道。

                  高挑美女沒有說話,但我發現她一雙有神的眼睛一直盯著我看。

                  米蘭走過來站在大胸妹旁邊,安慰大胸妹,她們兩個的關系應該是最好的。

                  張船長見大家都來了,就想跑,不過我發現了,妖嬈妹子也看到了,喊道:“小帥哥,快,別讓他跑了。”

                  不用妖嬈妹子說,我也不會放過張船長,大步走過去,直接把他拉回來,緊接著碰的一拳轟在他的面部。

                  張船長被我打的直不起腰,我以為吃定了他,可誰知道,他突然拿出一把手槍,遙指我的腦袋,厲聲道:“滾開!”

                  我得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每一根神經都緊張了起來,咽一口唾沫說道:“張船長,別沖動,有話好說。”

                  碰到這種情況,我只能認慫,因為他只要動動手指,我的腦袋就會開花。

                  旁邊的幾個女人全都被嚇得花容失色,全都不敢說話。

                  張船長慢慢直起腰,舉著手槍沖我大吼道:“我讓你滾,立刻馬上,給我滾,越遠越好!”

                  我沒有走,而是說:“這個島上就我們幾個人,想要活下去很不容易,你看這樣,把我留下來吧,大家互相幫助,爭取都能獲救,你說怎么樣?”

                  對方手里拿著槍,我斗不過,確實想過一走了之。

                  可我看到身邊四個楚楚可憐的女人,我的想法立馬松動了。

                  我不能走,我要救他們,這是我現在唯一想做的。

                  不過張船長不給我機會,見我沒有走,眼中就閃過一抹凌厲的神色,有點瘋癲的笑道:“好,你不走,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說著,他就把手槍的保險拉上,臉上露出促狹的笑容。

                  我大腦一片空白,這一刻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我想跑,可是兩條腿都被嚇軟了,根本動不了。

                  你們可能無法理解我現在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怎么形容呢,就像恐高的人站在珠穆朗瑪峰的頂端,那是一種來自內心深處的顫栗。

                  我只是一個正常人,面對死亡,我不可能做到平靜。

                  我額頭上滲出一層冷汗,心臟撲騰撲騰的狂跳,似乎下一次跳動,它就會從心房跳出來。

                  “不用怕,槍是假的。”

                  就在我無比懼怕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一道輕柔的聲音。

                  我看過去,這話是高挑美女說的,她現在很淡定。

                  難道真是假槍?

                  我頓時打了一個激靈,心中的恐慌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特么的,一個假槍就把我嚇成這樣。

                  我心里又羞又怒,當下沖過去,一拳把張船長砸到,槍都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

                  隨即我壓在他身上,瘋狂的揮動拳頭,砰砰砰不停的砸他的腦袋,打的他臉上都是血。

                  失去了手槍的張船長,就像沒牙的老虎,我打他跟玩似得,沒過多久他就不動了。

                  我站起身,又狠狠地踢了他一腳,一邊喘粗氣一邊咒罵道:“畜生!”

                  米蘭看張船長一動不動,就恐慌的說:“他該不會死了吧?”

                  妖嬈妹子接著說道:“死了也是他活該,小帥哥,不錯嘛,你挺猛的。”

                  說著,妖嬈妹子走過來挽住我的胳膊,身體主動貼著我。

                  她穿著特別暴露,這么近的距離,我低下頭甚至都能看到把不該看的,忍不住咽一口唾沫。

                  更讓我受不了的是,她還故意在我身上蹭.來蹭.去,軟綿綿的溫熱弄的我心里癢癢的。

                  但我很快便回過神來,剛才米蘭的話讓我有點后怕,我怕自己真的打死人。

                  于是我走上前,翻開張船長的身體,結果嚇得的迅速后退。

                  因為我看到一條花白相間的蛇,大約有拇指那么粗,張船長的脖子上已經有一排咬痕了。

                  “環形海蛇……不好,這種蛇有劇毒,大家快跑。”

                  高挑妹子喊道,美麗動人的臉蛋都變了,其他女人也是,很明顯非常的害怕。

                  我也嚇得不輕,不再理會張船長,帶領四個女人離開了這里。

                  現在是晚上,毒蛇猛獸都是晚上出來活動,所以我沒有帶她們回下午弄好的空地,而是往前走,來到海邊的沙灘,相對來說這里應該比較安全。

                  沙灘不遠處就有椰子樹,我讓四個女人在沙灘休息,我自己則去撿了五個椰子回來。

                  從救生艇里找到的匕首,我一直隨身攜帶,現在我用它把椰子處理一下,然后分給女人們喝,最后我自己才喝上。

                  剛開始我們對這里一無所知,蘇醒的海邊周圍,也沒有椰子樹,還以為整個島上都沒有呢。

                  剛解決饑渴問題,高挑美女就提議:“我覺得我們有必要生一堆火,不僅可以暖和身體,還能預防野獸。”

                  她說的不錯,我沒有閑著,起身去弄柴火。

                  但是天黑之后,木柴上有露水,我們沒有生火的設備,通過鉆木取火根本弄不著。

                  折騰了一個多小時,還是沒把火生起來,沒辦法我們只能暫時放棄。

                  晚上的海邊太冷了,連吹來的風都刺疼著骨頭。

                  我們沒有火堆,也沒有遮風的地方,寒冷程度可想而知。

                  她們四個女人冷的實在受不了,抱在一塊互相取暖。

                  可我就不行了,一個人軟弱在角落里,四周都是冰冷刺骨的寒風,凍的我一直打哆嗦。

                  這時,高挑美女忽然說:“劉東,過來一起取暖吧。”


                  發表
                  成年免费三级视频